红舞联盟官网-广场舞视频下载、广场舞爱好者交流平台

《诗经》新解:娶小老婆都有哪些“好处”

时间:2017-03-30 17:55来源:红舞联盟 作者:红舞联盟 点击:

  江有汜,之子归,不我以。不我以,其后也悔。

 

  江有渚,之子归,不我与。不我与,其后也处。

 

  江有沱,之子归,不我过。不我过,其啸也歌。

 

  ——召南·江有汜

 

  现代的男人中间公开流传着这样一则“幽默”:“妻不如妾,妾不如偷。”妻是梳妆得很正经的女子,妾就是俗称小老婆的,所以妾只能站着(立女嘛)。偷,现在就叫小蜜、情人、二奶、马子,反正是不能见光的。现代人没有了娶妾的权利,所以弗洛伊德说,人类社会的历史就是一部人的性自由不断被剥夺和被限制的历史。所以,现代社会中“偷”性不改的男人,因为许多见不得光的“偷”,而弄出无数悲剧出来。由此可见,小老婆还是有“好处”的,至少可以减少一些见不得光的“偷”。可现代人就是不承认,说什么,爱是自私的,一个人只能爱一个。说这种话的人,其实忘记了“爱屋及乌”这个成语,他所谓的“爱”,其实只是“性”。

 

  以上皆为戏说,不要当真。但客观地讲,小老婆的“好处”,早在三千年前,先民就总结出来了,并且形成了“礼制”,其核心内容就是媵嫁婚制度。

 

  这首《江有汜》的小诗,就是媵嫁婚的反映。

  媵嫁婚,说的通俗一点,就是姊妹共嫁一夫。《春秋公羊传》说,诸侯一娶九女,二国往媵之,以侄娣从,说的这是这种婚。“九”是阳数,非实指,但言其多。

 

  此诗以一个媵的口气,以“江有汜”起兴,反复申述,不让我陪嫁,你会后悔的。

 

  然而,围绕着这首诗,三千年来分歧太多太大了。

 

  一种认为,此诗写的是妇人遭遗弃后的哀诉。持这种观点的人太多,尤以现代人居多。一种认为,这是写媵女不得从嫁而怨也。《毛诗序》就持这种观点:“《江有汜》,美媵也。勤而无怨,嫡能悔过也。文王之时,江沱之闲,有嫡不以其媵备数。媵遇劳而无怨,嫡亦自悔也。”郑笺还认为:“嫡有所思而为之,既觉自悔而歌,歌者言其悔过以自解说也。”还有一种认为,这是被“踹”男子之怨恨。屈万里《诗经诠释》就执这样一说。此外还有很多种理解,但太离谱了,不说也罢。

 

  围绕着这首诗的纷争也一直没有断过。曾有过一次颇有意思的大腕级对话,发生在朱子与客人之间,《朱子语类》载:器之问《江有汜》序“勤而无怨”之说。曰:“便是序不可信如此。诗序自是两三人作。今但信诗不必信序。只看诗中说‘不我以’,‘不我过’,‘不我与’,便自见得不与同去之意, 安得‘勤而无怨’之意?”因问器之:“此诗,《召南》诗。如何公方看《周南》,便又说《召南》?读书且要逐处沉潜,次第理会,不要班班剥剥,指东摘西,都不济事。若能沉潜专一看得文字,只此便是治心养性之法。”

 

  由此可见,不信《毛诗序》的观点由来已久。这里,一个提出要不信诗序,一个则要读书之法挡了回去,似乎没有结果,却看出了朱子对毛诗说的认同。客人本意请教探讨,不想朱子不屑与之讨论,这里面也透露出朱子关于读书解诗之法:“读书且虚心去看,未要自去取舍。且依古人书恁地读去,久后自然见得义理。解诗,如抱桥柱浴水一般,终是离脱不得鸟兽草木。今在眼前识得底,便可穷究。”

  这当然是我们读诗解诗者值得借鉴的经验。然而,问题是现代人往往并不虚心,抱着一种“文贵乎得其情而不究其事”的态度,随心所欲,因而才读出了弃妇、怨妇的影子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