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舞联盟官网-广场舞视频下载、广场舞爱好者交流平台

“老干妈”陶华碧悄然退出,股份一分不留!她经历了什么?

时间:2017-02-14 14:52来源:红舞联盟 作者:红舞联盟 点击:

  现年70岁的她,股份一分不留地退出,她曾经经历了什么?

  说到陶华碧你不一定知道,但说到“老干妈”相信没人不知道,因独特的风味,每天卖出百万瓶。她把辣椒酱卖到了全世界,带动800万人就业。

  生产“老干妈”的公司,是位于贵州省贵阳的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。这家企业由陶华碧在上世纪90年代注册成立。去年,其销售额已达45亿元。

  

  然而,有一件事却悄然发生了。

  一向低调的陶华碧,已在2014年悄然退出了对公司的持股,不再持有南明老干妈任何股份。这一股权变动,至今未被外界注意到。同时,她的小儿子李辉在股东名单中也不再出现。

  取而代之,现在南明老干妈的股权,被陶华碧的大儿子李贵山和一名叫李妙行的自然人所掌控。

  1

  陶华碧与小儿子均退出股东名单

  1997年10月,陶华碧花了1000万元注册了南明老干妈。成立之初,公司由陶华碧全资出资成立。

  

  

  2014年3月,一篇媒体报道曾提及老干妈成立之初的股权结构,称股东结构极其简单,只有陶华碧与其两个儿子。陶华碧象征性地占有股份,1%。而大儿子李贵山则持有49%,小儿子李辉2012年5月才入股,持有50%。

  报道中提及,陶华碧已不再管老干妈的具体事务,只掌握大方向。大儿子李贵山主管市场,李辉负责生产。

  然而,事情再次发生了变化,这次是一分不留。

  南明老干妈最新股东信息一栏显示,公司股东由李贵山、李妙行两人组成,陶华碧名字不再出现。工商信息中并未提及李贵山、李妙行两人的持股比例。

  

(目前老干妈公司的股东名单中,已没有陶华碧)

  陶华碧消失股东名单,已经是发生在3年之前,但至今未被外界发现。

  工商信息显示,2014年6月27日,南明老干妈投资人信息变更,陶华碧从股东中删除。但细心你会发现,另一股东陶华碧的小儿子李辉也退出,而李妙行则新出现在股东名单中。

  陶碧华小儿子李辉为何退出股东名列,目前不得而知。

  贵阳市南明区政府网站信息显示,2012年1月起,李辉担任南明区政协副主席,分工为根据工作需要联系非公有制经济方面的工作。

  

(李辉担任了南明区政协副主席)

  贵阳南明区新闻中心今年1月19日的一则报道显示,李辉目前仍在南明老干妈任职。报道称,云南文山州文山市党政代表团考察南明老干妈,李辉以南明区政协副主席,南明老干妈总经理身份陪同。

  李辉曾经担任总经理一职的贵阳南明春梅酿造有限公司,也是陶华碧创立的企业。工商信息显示,同样在2014年6月27日,南明春梅投资人信息变更,陶华碧、李辉从股东名单中消失,股东变更为李妙行一人,其出资1500万元。但目前,陶华碧仍是该公司法定代表人。

  但我们发现,无论是南明老干妈官网,还是公开报道中,极少有李妙行的信息,其与陶华碧家族之间的关系不得而知。

  2

  去年“老干妈”销售额突破45亿元

  2016年,老干妈年度销售额突破45亿元,20年间产值增长超过600倍。老干妈一瓶辣椒酱平均8元,每天生产230万瓶;近3年来年缴税20.62亿元,20年来纳税额增长了150倍。

  

  在其成立之初的1998年,老干妈的产值还只有5014万元;1999年,产值就突破亿元,达到1.26亿元,2006年更是达到12.8亿元。到目前,“老干妈”系列品在全国同类产品中占据半壁江山。

  取得如此成绩的老干妈却十分低调,其官网上公司简介一栏,对业绩成就只口不提,仅介绍“老干妈”是通过近20年的发展,已经成为海内外华人中脍炙人口的辣椒调味品品牌。

  3

  揭秘陶华碧

  现年70岁,没读过书,但依然被奉为商界楷模,让人尊敬。她经历过什么?

  陶华碧,这个半生挣扎在贫穷中的女人,命运把她困在三寸金莲里,一生就在来回的一条土路上走完,她没有让人梦寐以求的容颜,尚不识字,身后更无依仗。

  1947年,在贵州遵义偏远农村出生时她还叫陶春梅,因为重男轻女,她打小没上过一天学,一直给家人做饭,直到20岁嫁给206地质队一名队员。

  22年后丈夫不幸去世,这时她已经四十多岁了,拉扯着两个儿子,普通而又悲惨。

  她去拉黄包车,做苦工,省吃俭用盖了一个小破房子,卖起了米豆腐,一卖就是十年,直到五十多岁。连她自己都觉得,人生看起来已经不过如此。

  当她背着大篓走十里地去买米豆腐原料,再背着七八十斤重的原料走回来,公车售票员以背篓占地为由把她推下来,大吵一架之后却也不得不一路背回家。

  她并不知道,在中国遥远的他处,中国民族主义企业家们正以新生的姿态正面迎击随WTO攻进来的外国企业兵团,死伤一片,血溅经济史。

  生死存亡之际,名族企业在强大到碾压性的外国军团面前,衣衫破碎浑身血污,却一步都不退让。

  TCL老总李东升悲壮起立:“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民族工业就这样败下阵来。此时不战,更待何时?”

  作风强悍刚硬的军人倪润峰毫不废话,径直将长虹宗旨改为“长虹以民族昌盛为己任”。

  海尔的张瑞敏说“就算死,海尔也要死到最后一个。”

  这批民族主义企业家中生命力最强盛的人向死而生,最后活了下来。

  陶华碧亲历了这些历史,可对她来说,那像是云里的天兵天将之战,与她无关,她的双脚还被深深地按在泥土里。她唯一能做的,就是一丝不苟的过好当下。

  为了卖米豆腐她调制了一些辣椒酱,可辣椒酱没有了之后立刻就没人来吃米豆腐了,而她发现周边的小商小贩挤满了顾客,那些人居然用的是从她这里买的辣椒酱。

  本能的,陶华碧嗅到了商机。她的“老干妈”从不打广告,不意味着她真的没有商业智慧,她向司机免费赠送自己的辣酱,在货车司机们的口头传播下“龙洞堡老干妈辣椒”的名号在贵阳打响,很多人甚至专程从远处驾车来买她的辣酱。

  1996年,她不再卖米豆腐,借用南明区云关村村委会的两间房子办起了辣椒酱加工厂,因为多年来一直优待贫困学生被学生们称作“老干妈”,牌子就干脆叫“老干妈”。

  一个新的商业帝国,就以这种局促的方式诞生了。可是她一跃而起,也还不过是个小本生意人。

  也是这年,历史又变了,“互联网时代”到来,中国敏锐地跟上了新的产业革命。

  历史的弄潮儿又起,张朝阳开始做搜狐,马云开始创办中国黄页,丁磊也开始了创业历程,先锋的知识正在与历史接轨,历史的轨道从此不同。

  与历史有这么大的错位,她到底要怎么才能迎头赶上?

  好像她也并没有这么想,纵观一生,她的全部生活哲学好像就是一丝不苟、竭尽全力的过好当下。销路有问题,她就走街串巷向各单位食堂和路边的商店推销。

  一开始,食品商店和单位食堂都不肯接受这瓶名不见经传的辣椒酱,陶华碧跟商家协商将辣椒酱摆在商店和食堂柜台,卖出去了再收钱,卖不出就退货,商家才肯试销。

  天道总是酬勤的,一周后,商店和食堂纷纷打来电话,让她加倍送货。陶华碧开始扩大生产,当年二玻厂因为她订单太小拒绝接单,这一次她给二玻的厂长毛礼伟打电话:“我要一万个瓶子,现款现货。”

  

  就这么拼着打着,十数年如一日地坚持着辣椒、牛肉的标准和稳定的口味,老干妈的商业版图从草纸一步步变成宏图,儿子辞职帮她管理,她慢慢有了家族式的管理模式,有了更多的品种,卖到了更远的地方。

  可她仍然还坚持着自我,经济界最爱讨论她的“四不”名言:“不偷税、不贷款、不欠钱、不上市”也广为人知。

  至于老干妈为什么不上市,陶华碧称:“上市、融资这些东西我一概不懂,我只知道一上市,就可能倾家荡产。上市那是欺骗人家的钱,所以我坚决不上市。

  仅仅到2011年,“老干妈”公司累计产值就达31亿元,纳税额名列中国私营企业50强排行榜的第5名。

  连彭博社都以“一瓶辣酱支撑中国一个贫困省份火爆的经济增长”为题报道了她。一瓶280克老干妈辣酱,美国亚马逊卖9美元;在奢侈品折扣网站Gilt,“老干妈”被誉为全球顶级辣酱,售价接近12美元。

  相比其他经济人物波澜壮阔的一生,陶华碧简单到好像用拼命和认真就可以概括。

  但是哪一个看似轻描淡写的“吾至吾见吾征服,”背后不是一场场沥血奋战?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